• 科技经济导刊
当前位置: 首页> 期刊动态
相关论文

我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与防范对策研究

2018/7/16 11:11:55      点击:


    [摘要]互联网金融是在传统金融的基础上发展创新的,一方面是利用互联网技术优化传统金融业务,另一方面是基于投融资者供给需求拉动下,互联网利用自身渠道广、数据量大、交易成本低等优势产生的如p2p借贷、网络众筹融资这种金融脱媒的普惠金融。本文阐述互联网金融的定义和发展情况,进一步分析互联网金融平台和政府之间的博弈关系以及存在的风险问题,并提出建议。

    [关键词]互联网金融;风险管制;博弈论

    正文:摘自科技经济导刊杂志,知网收录。

    [abstract] the Internet is financial innovation on the basis of the traditional financial development, on the one hand is using Internet technology to optimize the traditional financial business, on the other hand is based on th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under the supply demand, the Internet and use their own channels of large amount of data and low transaction cost advantages such as p2p lending, network the suggests the financial disintermediation pratt & finance. This paper elaborates the definition and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finance, further analyzes the gam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rnet financial platform and government and the existing risk problems, and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key words] Internet finance; Risk control; Game theory
    近年来,传统金融市场不能满足融资者特别是小微贷款者的资金需求,互联网金融应运而生,第三方支付、p2p以及众筹融资等互联网金融模式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在这快速发展的背后,产生一系列风险问题。对互联网金融进行监管,是互联网金融健康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1互联网金融定义与发展状况
    关于互联网金融,国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给出官方的定义。曹凤岐认为互联网金融是运用互联网技术与精神实现资金融通和金融服务的新兴金融模式;王永利认为,互联网金融是指应用互联网技术、平台和渠道等从事的金融活动,传统金融机构应用互联网推出的金融业务与非传统金融机构依托互联网开办的金融业务是其两种主要模式,尽管二者在体制、机制、技术平台和业务模式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别。笔者比较赞同王永利的说法,互联网金融是在传统金融的基础上发展创新的,一方面是利用互联网技术优化传统金融业务,如农业银行的掌上银行,另一方面是基于投融资者供给需求拉动下,互联网利用自身渠道广、数据量大、交易成本低等优势产生的如p2p借贷、网络众筹融资这种金融脱媒的普惠金融。截至2017年4月19日统计,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其中手机网民6.95亿,增长率连续三年超过10%。这么庞大的市场容量,为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提供了机会。中国第三方支付平台兴起于1999年首信易支付运营,2013年6月支付宝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余额宝以来,其规模迅速增长至2500亿元,天弘基金也一举跃升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据统计,2016年第三方支付行业交易规模金额达99.27万亿元。我国的众筹融资则相对起步晚,但发展迅速,在2011年国内首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成立,2014年全国共有110家正常运营众筹平台,其中权益类众筹平台达75家,新增50家平台,众筹募资总额累计达9亿元;2016年全国正常运营众筹平台共有427家;2017年成功筹资金额达220.25亿元,全国正常运营众筹平台共有209家;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众筹行业历史累计成功筹资金额达584.20亿元。
    2基于博弈论分析互联网金融风险
    2.1模型假设(1)参与主体为政府监管部门和互联网金融平台,且双方都是理性人,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2)政府监管部门和互联网金融平台之间是完全信息博弈,双方互相了解对策。(3)金融平台有两种选择,低风险运营,概率为λ,即平台的所有日常经营行为都符合法律法规及道德规范标准;高风险运营,概率为(1-λ),即平台不符合法律法规及道德规范标准,如提供虚假的产品收益等信息。监管部门同样也有两种选择,监管和不监管,相应的概率分别为α,(1-α)。
    2.2参数设置(1)金融平台:最终收益为π1,低风险运营时,总收益为R11,主要是由于正常业务收入如利息收入、服务收费等以及经营所得;总成本为C11,主要包括平台合规成本、平台获客成本以及如经营设施设备管理、维护费用等的业务正常运营所必须的开支。高风险运营时,总收益为R12,由于高风险运营,获取了许多违法不正常收入,即一般而言,风险与收益呈正相关关系,因而R12>R11;总成本为C12,由于高风险运营,存在极大的管理漏洞,因而C11>C12。(2)政府监管部门:最终收益为π2,对非法运营平台收取的罚金为F,监管成本为C2,监管部门在平台低风险运营下的社会福利为U21,在平台高风险运营下的社会福利为U21,由于互联网金融平台在高风险运营状态下会利用信息不对称优势,吸引对抗风险素质低的投资者,损害投资者利益,不利于平台长远发展的同时扰乱金融秩序,不利于行业发展,因而U21>U22。金融平台和监管部门在对方互相选择不确定性的情况下,需要做出理性选择,使得自身利益最大化,其主要特征是作为混合策略一部分的每一个纯策略有相同的期望值,否则,一个博弈者会选择那个期望值最高的策略而排除所有其他策略,因而每个参与人的混合策略都使其余参与人的任何纯策略的期望收益相等。具体来讲监管部门监管和不监管的期望收益要相等,即(1-λ)(U22-C2+F)+λ(U21-C2)=(1-λ)U22+λU21金融平台高风险和低风险运营的期望收益要相等,即α(R12-C12-F)+(1-α)(R12-C12)=α(R11-C11)+(1-α)(R11-C11)对上面两个等式分别求解得α*=(R12-R11+C11-C12)/Fλ*=1-C2/F
    2.4风险防范建议根据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监管部门与金融平台双方达到博弈均衡时,最优监管概率和低风险运营概率与相关变量之间关联。其中关键外生变量罚金,与最优监管概率成反比,而与低风险运营概率成正比,政府监管部门若加大对非法平台的处罚力度,互联网行业中问题平台出现率则会下降。同时低风险运营概率与监管部门的监管成本成反比,由于我国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还处在起步阶段,法律法规以及管理方面并不成熟,管控成本比较高昂,许多金融平台趁机钻空子,因此,完善法律法规,降低金融风险亟不可待。基于以上论述,相应提出以下三点建议。2.4.1出台和健全法律法规监管制度首先应该明确监管主体。只有明确了主体,才能有针对性地制定相关法律,坚决遏制影子银行出现;其次应该明确监管方式。到底由谁来监管,中央统筹制定全国性的法律法规,地方政府根据本地区互联网发展情况,出台具有地方特色的监管法规,做到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优化业务许可证制度,对于从事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公司进行严格审核,对于合规合法的平台颁发营业执照,对于问题平台应立即撤销营业执照。2.4.2降低监管成本,加大对平台的惩罚力度拓宽监督渠道,发动人民群众进行监督。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人民群众与互联网金融都有些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鼓励和发动人民群众举报违法违规行为,实行奖惩制度,对于举报人给予奖励,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惩罚力度。2.4.3完善征信体系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把全国的客户信息录入系统并加以分类整理,随着客户交易行为的发生,不断完善个体的信用信息,同时实行互联网注册实名制,做到一人一账号;我国传统银行业的信用体系比较完备,互联网金融平台可以与其达成合作,实现信息共享。信用体系的建设是规范市场经济的重要方面,大力组织协调力度,促进信息共享,整合信用服务资源,完善我国征信体系。总之,互联网金融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又一个中坚力量,起步晚,但发展极其迅速,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要把控好力度,放松对刚起步互联网金融模式的监管,不能一下子扼杀其创新能力,对于发展较成熟的模式要加强监管到位。
    【参考文献】
    [1]曹凤岐.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的挑战[J].金融论坛,2015(1).
    [2]王永利.同舟共济,推动互联网金融创新与发展[EB/OL].
    [3]王曙光.互联网金融参与主体博弈分析与制度建设[J].社会科学期刊,2016(5).

    [4]高鸿业.西方经济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

    本刊收录文章参考:天然气管道外检综合技术分析

Copyright 2015

中国学术期刊杂志社官方网站)